• Jpg
  • Jpg

人生一梦,不过是寻觅一个可以看得到自己内心的院子,不拘于形式、距离、空间,足够安放一颗心正好。

甫入月上的小院,目光都被院中那棵繁茂的枇杷树吸引,它据立中央,枝叶向外延伸,形成一个枇杷的圆,时值五月末,黄灿灿的果子挂满枝头,引得人们口内生津,垂涎三尺,怎么不让人注目。

 

  • Jpg
  • Jpg

枇杷树下几张桌、几把椅,伸手可揽繁枝、可摘枇杷,亲摘亲尝,这样新鲜的感觉、新鲜的味道。五月末,枇杷最好的时节,些许酸,入口清甜。据说,这是周庄最老的一颗野生枇杷树,想来它比来此赏玩的大多数人都年长,得这一大树的福报——赏其风姿、食其硕果,顶端的果子也有鸟儿品尝。吃罢果子,下棋、看书、喝茶,甚至发呆都是不错的选择。看,这就是一棵树的魅力。缘何它有这样的魅力?大概与树木的品质有关,它们生长缓慢,但恒久坚定,岁月经年,它的枝干愈发强壮,一别三秋,再别三十载,经受春夏秋冬、风霜雨雪、电闪雷鸣,终成遮天蔽日的气势。人们惊羡于它的日坚月守、旺盛生命,它就那样扎根于土中,不动、生长,将岁月所有的磨砺都化为每一圈年轮深刻的痕迹。也许在未来,当院子的砖瓦斑驳,枇杷树依然丰盛如旧,甚至更加壮大。

  • Jpg
  • Jpg

六月清波,一一风荷。南湖的风吹拂月上的水,打开花期的讯号。荷轻微微举起,慢慢地小荷尖尖,荷底鱼儿轻啄一下,荷花就绽放。微雨洗过,荷叶连珠滚滚,荷花披着些雨水,静静躺在水面,任鱼儿嬉戏。诚然,于人而言是不可亵玩的。以前不懂事的时候,每每荷花盛开的时节,都划船去湖里凑近了看,偶尔还央求大人折一两枝。此时,那片湖应该荷叶接天了,月上院子里的水潭虽不如那片湖却与清荷尤为相称,满院的清风、青竹、青石,清幽幽、静悠悠……